肯愛社會服務協會

單位簡介:

成立於民國九十三年,是國內第一個憂鬱症病友團體成立的民間非營利團體,從搶救憂鬱症到精神疾患關助、精神健康關護,並在肯愛中建立美好身心生活的非營利社會服助團體。

 

肯愛協會相信,看不見的傷,更需要看的見的愛,愛是最大的療鬱力。

肯愛協會相信,肯愛就有希望,肯愛就是力量。

 

◎肯愛關心的人是誰?

是遇到傷心事的人,身體很難受,擔心或知道自己憂鬱了的朋友

 

◎肯愛關心的人住哪裡-角落

城市的角落 / 家中的角落 / 街上的角落 / 心裡的角落

 

◎肯愛是什麼

肯愛是你深吸一口氣

你發現-真正不愛自己的,是自己

你決定-再一次,肯好好愛自己

所以,肯愛是一個對自己SAY YES的心願

 

◎怎麼樣算肯愛自己

首先,遇到傷心事的你,身體很難受,擔心或知道自己憂鬱了之後,你決定願意面對自己,開始找出路,就是肯愛自己的開始了…

開始希望…心情會更好一點

開始希望…身體會更好一點

開始希望…關係會更好一點

開始希望…生活會更好一點

 

◎不想再肯愛自己會怎樣

最常見的-可能就是憂鬱症了

美國心理學家馬丁•塞利格曼(Martin E.P. Seligman )說:

「創傷經驗及內在衝突」是憂鬱的兩大成因

 

 

◎肯愛人做些什麼事

在「忘憂880」的計劃裡

我們向憂鬱症學習和找出路

幫助和我們一樣的人

在「童顏無悸」的計劃裡

我們幫忙困在憂鬱和經濟壓力下的家庭

忘憂880」的計劃分享:

根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指出,憂鬱症被列為2020 年全球三大需要重視疾病之一,「肯愛協會」進入憂鬱症防治服務的第十三年,更深的感觸於憂鬱症不能只是以疾病看待與療癒,更必需

以身心靈全人的療育力成長為穩定,更值得從社會、家庭到個人進行全面性的關懷與照護。

 

 

 

 

「肯愛協會」長期關助於憂鬱症患者及陪伴患者的照顧者們的生活關懷,不定期的「溫心電話」關懷服務,認真傾聽個案們的情緒困境,用心陪伴協助他們找到心靈的出口,並於「好好鬆口氣 成長工作坊」邀請個案、照顧者們及一般民眾一同參與心靈課程,相互支持與陪伴,讓這個冰冷的城市找到一些關心的暖意;近期特別關助到高齡社會中的長者需要被陪伴及了解的心靈需求,深入安養機構與長輩們一同敞開心房說說話。

童顏無悸」的計劃分享:

偏鄉部落貧童扶助計畫-

在繁華台灣有群來自後山部落家庭的小朋友常常因為家庭而面臨著三餐不濟的窘境,部落經濟困難,部落大人們紛紛為了家中生計前往都市發展,孩子們也只能託付給需要外出打工貼補家計的祖父母照顧。在每天放學時就必須面對著空蕩的家幫忙打理家務,讓隔代教養下的「他們」不得不學會提早長大。

 

 

部落待用餐

肯愛看見部落裡有高比例家庭的功能失衡或親職角色缺位,位於台東的海端部落,因地處偏遠,村內的兒童面臨兩極化貧富落差、學校放學後的他們在沒有長輩的陪伴下,無法在家好好的完成家庭作業及閱讀書籍的習慣,過多的單親及隔代教養、宅化童年、低社交成長環境的學習成長危機。肯愛協會於部落中所成立的海端書屋,成為了部落孩子們放學後的「避風港」,讓部落孩童能有一處可以有同學們互相支持陪伴,一起溫習功課及享用愛心待用餐的地方。於偏鄉部落每年提供超過9000人次的孩子享用愛心待用早晚餐,給部落小孩一個不用擔心溫飽的家園。

 

 

 

 

 

山區生活扶助金

深入偏鄉部落援助部落內的弱勢家庭,每月提供生活扶助津貼,讓孩子們可以得到更多的生活資源,安心長大。

 

 

 

 

 

城區貧兒鬱見愛生活扶助計畫-

金融風暴後的台灣,一波波的失業潮、無薪假,造成當時許多家庭的經濟命脈中斷,

許多孩子因此面臨就學困難、三餐不繼,甚至連生病就醫都有困難,而原本貧困的家庭就更難以生存。

方案設計希望透過「認養人與認養童」配對的方式來辦理,補助高風險家庭的學童生活扶助金,

用愛心在這個水泥叢林的大都市中埋下愛的種子,讓身處龐大經濟壓力下的家庭感受到社會上的溫暖,

也讓身處在金融巨人陰影下的孩子從此知道,在沒看見的地方,仍有人正在給出愛。

 

所有扶助對象肯愛協會社工透過電訪及家訪實地評估其家庭狀況確實有補助之需要,辦理業務為生活扶助金援助及進行每月例行性電訪關懷,以了解案家近況,並提供「作菜到你家」的家聚服務建立社群友善交流;益智桌遊加深親子關係互動的「親職Fun桌遊」及每年兩次的「兒童情緒體驗營」,讓本會服務的弱勢家庭兒童提供關於情緒管理的認知學習,並於每個農曆年前舉辦「暖冬送愛相見歡」的圍爐活動,邀請所有服務家庭們可以一同提早團圓過好年。肯愛協會的生活扶助服務除了經濟上的援助外更深化到內在的情緒管理服務與協助。

為了做好這些事

我們成立了肯愛協會

您的肯愛,就是希望

 

官方網站